“言情天后”亦舒的狗血情史

发布日期:2021-09-11 17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1963年,17岁的倪亦舒,在哥哥倪匡及其好友金庸、蔡澜等影响下,出版第一本小说集《甜呓》,这时他的未来男友岳华才刚到香港,在职业选择时左右摇摆。

  岳华本名梁乐华,和亦舒一样生于上海。这时他21岁,刚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,到香港投奔父母,因为音乐道路“钱”途不明,遂报考了邵氏旗下的南国实验话剧团。

  在成为亦舒男友之前,他先和好兄弟陈鸿烈的前女友郑佩佩,翻云覆雨了一番……

  在二期毕业大戏《香妃歌》里,两人在里面跑龙套,对饰演“香妃”的女主角郑佩佩一见难忘。

  两年后,三人合拍电影《大醉侠》,进入演艺圈的梁乐华,更名为岳华,饰演男一号“大醉侠”,郑佩佩饰演女一号“金燕子”,陈鸿烈则饰演反派“玉面虎”。

  陈、郑二人暧昧朦胧之际,郑佩佩却听陈鸿烈的哥哥说,他竟然“双管齐下”,同时在追“冻龄女神鼻祖”潘迎紫……

  那时,有追求者常常跟踪潘迎紫,陈鸿烈挺身而出,护送潘迎紫回家,夜深人静,孤男寡女,送着送着,两人就情难自禁了。

  郑佩佩得知后,抑制不住心中怒火,在演《大醉侠》时“公报私仇”,一剑刺伤陈鸿烈的嘴……

  眼见陈鸿烈如此花心,郑佩佩终于注意到默默守护自己的岳华,两人不仅在戏里打得火热,戏外更是难舍难分……

  1966年,《大醉侠》一上映,郑佩佩和岳华一跃而成新晋顶流,收获粉丝无数,两位顶流偶像的恋情,一时掀起腥风血雨,常年霸占报纸头条。

  有一次,岳华写给郑佩佩的情书,还被当时的“邵氏一哥”王羽捡到了,眼看岳华的风头就要盖过自己,王羽心里很不爽,他故意将情书内容曝光,引发一场恶战。

  勇猛好斗的“武侠”王羽对战面如冠玉的“儒侠”岳华,据说岳华被打到三天都下不来床……

  而在岳华冲冠一怒为红颜之时,亦舒也没闲着,她为了一个才子要死要活,剧情比她看不上的琼瑶小说还要戏剧化一万倍……

  那一年,亦舒因常在一家报纸发表文章,结识了也在上面发作品的画家蔡浩泉,蔡浩泉对亦舒很冷淡,这激起了亦舒的好胜心,发誓要攻破对方的爱情堡垒。

  蔡浩泉哪里见过这阵势?再加上17岁的亦舒,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、窈窕动人,于是很快就在这条“美人鱼”面前败下阵来……

  少女亦舒和穷书生蔡浩泉的恋爱,遭到她父母极力反对,但两人金风玉露一相逢,直接把生米煮成了熟饭。

  1964年,18岁的亦舒和蔡浩泉闪婚,随便在尖沙咀摆了一桌,就当是婚宴。第二年,19岁的亦舒就生下一个儿子,以蔡浩泉老家为之命名,取名“蔡边村”。

  亦舒为了蔡浩泉奋不顾身、闪婚闪孕,但当爱情荷尔蒙褪去,她忽然抓破脑袋也想不通,自己当初怎么会看上蔡浩泉?

  蔡浩泉性情激烈,亦舒更是出了名的坏脾气,一对暴男烈女搁一块儿,自然是争吵不休。

  更让亦舒受不了的,是蔡浩泉的“穷酸气”,亦舒追逐精致生活,两口子常为银钱争执不下。

  就在亦舒悔不当初时,另一边的岳华和郑佩佩,已经爱情长跑5年,两人分分合合、纠缠痴恋之际,忽然遇上了亦舒。

  亦舒定睛一看,这郑佩佩的男友岳华,不正是自己梦中情人的模样吗?于是她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……

  1970年,已经和蔡浩泉离婚的亦舒,在邵氏的《香港影画》做记者,和邵氏当红女星郑佩佩很是聊得来,一来二去,也认识了郑佩佩的男友岳华。

  岳华就是我们前面提过的梁乐华,他出身不俗,英语、俄语、国语切换自如,手风琴、钢琴、长笛样样精通,文能在报刊上写专栏,武能在邵氏篮球队任主力……

  加上他长得也是玉树临风、面如冠玉,且从小学习击剑,后来在刘永版《陆小凤传奇之决战前后》里饰演“西门吹雪”,一场飘逸潇洒的舞剑,圈下女友粉无数。

  最难得的是,明明有流连花丛的资本,但他却是出了名的“好男人”,不抽烟,不赌钱,不去舞厅,不参与圈中鬼混,对朋友讲义气,把女友宠上天……

  堪称完美的岳华,也有一点不好,那就是已经名草有主,是郑佩佩的多年男友……

  但亦舒可没打算放手,岳华开车接郑佩佩时,她就大大咧咧地蹭车,到家之后,她声称自己有夜盲症,非要岳华送上楼不可……

  不知道这俩人有没有发生什么,反正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郑佩佩就忽然和一个台湾人闪婚,火速息影,远嫁美国了。

  1971年,郑佩佩和原文通大婚,亦舒和岳华的爱情宣言也上了金庸的《明报周刊》封面,“狗粮”撒得满天飞。

  内文中,亦舒大谈自己为何爱岳华,说自己不会查字典,岳华就是她的字典,还夸岳华:“有一张好人的脸,好人的性格……是这世界上罕见的例子。”

  甜言蜜语沁人心脾,然而,成功把岳华据为己有的亦舒,却在两人同居时,写下了更为狗血的篇章……

  尽管往事一去不复返,但亦舒仍很介意岳华与郑佩佩的甜蜜过往,在报纸上看到二人的往事,都会忍不住醋意大发,把岳华的西装剪成条状……

  有一次,她甚至直接掏出一把匕首,恶狠狠地朝岳华睡的那张床的“心脏位置”猛插进去,搞得岳华多少年都心有余悸……

  但不知怎么搞的,亦舒还是成功把岳华搞成了老公,直到大洋彼岸的郑佩佩,漂洋过海寄来一封信……

  岳华和亦舒在香港上演惊悚剧时,郑佩佩在美国主演苦情剧,为了给三代单传的老公生儿子,怀孕8次,流产4次,还曾在厕所小产……

  以前众星捧月的“第一打女”,现在成了伺候全家老少的全能保姆,大着肚子要赔笑教婆婆开车,坐月子时要帮小姑子带娃,每天忙到两脚不沾地。

  生活失意的郑佩佩,写了封信向旧情人抱怨,内容并不暧昧,但亦舒妒火攻心,直接把信交给报刊登出,搞得郑佩佩的家庭出了问题。

  岳华得知后,就铁了心跟亦舒离婚,他说:“伤害我不重要,但伤害人家的家庭就是太过分……”

  两人离婚后,没有了女人的束缚,岳华彻底放飞自我,www.k666672.com,他转投导演李翰祥的怀抱,成为风月片男主,还曾有过长达7分钟的亲热戏。

  在和艳星恬妮合作《风流韵事》时,两人擦枪走火,假戏真做,直接被李翰祥送入了洞房。

  这恬妮是恬妞的姐姐,也是个有名的烈女,烟不离口,酒不离手,有次醉了酒,要抢方向盘,和岳华发生肢体冲突,直接报警把老公送入了警局……

  但两人有了爱的结晶,岳华是个女儿奴,不仅放弃当红的事业,追随妻女移居加拿大,更化身超级奶爸,一手带大女儿。

  就在岳华和妻女恩爱缠绵时,被甩的亦舒,开始漫长的独居生活,很快,又搞出了很大的动静……

  遭受爱情重创的亦舒,黯然远走台湾,之后又赴英国曼彻斯特,读了个酒店管理专业。

  1976年,30岁的亦舒毕业回到台湾,先在台湾园山饭店服务,做女侍应总管,时间不长,又返回香港,出任富丽华酒店公关部主任。老字号高手论坛www+87609+con

  酒店工作繁重,又是服务行业,后来亦舒便不在酒店业发展,直接转入佳艺电视台做编剧,还到香港政府新闻处做了几年高级新闻官……

  在此期间,亦舒开始发奋写稿,晨光熹微就起床,也没有再交男友,就冲着赚钱埋头苦写。

  短短十余年,亦舒写了很多部小说,《喜宝》《玫瑰的故事》《她比烟花寂寞》《流金岁月》《我的前半生》等作品陆续问世,因为文风老辣独到,内容清心寡欲,被书迷尊称为“灭绝师太”。

  远离男人的亦舒,许多小说还被改编影视,香港三司十三局高清图图片,财运滚滚而来,她人到中年,终于扬眉吐气,开上了奔驰跑车,穿上了各色大牌。

  但她去朋友家做客,看见人家儿女可爱、寓所温馨,又悔不当初,搞不懂自己年轻时为什么追求爱情,而不是家庭?

  1993年,47岁的亦舒也随丈夫移居温哥华,成了她当初最瞧不上的家庭主妇,每天6点钟起床写稿,8点钟“服侍”女儿上学,买菜、做饭、清洁,相夫教女,日复一日。

  居住在温哥华的亦舒,也彻底与旧识断绝往来,哥哥倪匡给她打电话,永远转到语音留言信箱,亲兄妹20余年未联系,而她与老友蔡澜,也是“老死不相往来”……

  2005年,59岁的亦舒与她的亲侄子——倪匡之子倪震,掀起了一场“骂战”。

  “震侄的童年,在我的目光看来,怎么好算不愉快!……私家车出入,零用钱花之不尽,母亲常驻家中,均有求必应”,言下之意,说他简直是“香港幸福新生代”。

  倪震毫不示弱,写了篇文章痛揭姑姑亦舒“不堪”往事,追忆自己小时候被亦舒冤枉毒打,说她40多岁人工受孕,“老蚌生珠”,溺爱得不得了……

  还谈到亦舒对第一段婚姻留下“阴影”:“姑姑多年来都有阴影,人怕出名猪怕肥,怕小表弟有天会上门要钱。”

  2013年,德国举行的“注意柏林”影展上,一部自编自导的纪录片《母亲节》引发关注,拍摄者正是亦舒的儿子蔡边村,他在片中记录下自己寻找生母的心路历程。

  他当然不是为了要钱,而是有“一箩筐问题”想问亦舒:自己也是母亲所生,为何却像透明人,对他不闻不问?

  几年前,拍摄纪录片时,旅居德国的蔡边村44岁,女儿的降临,让他感受到初为人父的喜悦,也唤醒对失去母爱的追寻……

  他最后一次见到母亲,是在11岁那年,他记得母亲买了机械人给他,一起看了电影《007》。之后便销声匿迹、杳无音讯,写给她的信全部石沉大海。

  他偶然从杂志上,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,翻找出生证明,再三确认,才知道自己的母亲,正是“华语言情小说天后”——亦舒。

  蔡边村带着生命中的巨大缺憾,辗转香港、柏林和温哥华三地取景,他在镜头里对着不存在的母亲呼喊:“您好,我是蔡边村,您的儿子,我可以见您吗?”

  他想到母亲可能拒绝见面,或者告诉他:“等你电话很久了,我们一起去吃点心,我知市内有一间很好的店子。”

  远赴温哥华,蔡边村真的意外拍到了亦舒,但他没有得到一个拥抱,那“一箩筐的问题”也没有等到答案……

  2013年,纪录片上映后,引发巨大轰动,无数人指责亦舒“33年不认子”。

  “小宝,相信我,我是爱你的。我怀你时那么年轻,但是我要你活着,甚至我亲生的母亲叫我去打胎,我不肯,我掩着肚子痛哭,我要你生下来,我只有十八岁。”

  骄傲如亦舒,刚离婚时,还偶有探望儿子,随着蔡浩泉再婚,不愿记起这段错误过往的她,只能狠心将儿子从生命里“一键删除”。

  生子,是为了一己私欲;弃子,也是为了“奔赴幸福”。只是孩子何其无辜,生而无母,沦为了牺牲品……

  2017年,由靳东、马伊琍、袁泉、雷佳音、吴越领衔主演的《我的前半生》热播,火爆一时,而这部电视剧,正是改编自亦舒的同名小说。

  而在现实中,亦舒的人生,前半生“为爱痴狂”,后半生辛苦搏杀,挣下渴望的一切,金钱、名气、家庭,应有尽有,作者与自己塑造的人物,何其相似?

  然而,她即使躲在异国,再出名再富有,午夜梦回之时,想起那个年轻时的“美丽错误”时,不知是否,多少也会有一丝意难平?